爱趣E

相思(上)

相思(上)


阿诚第一次遗精的时候,被明楼发现了。阿诚脖子耳朵红成一片,躲在角落里,


仿,不敢抬头看大哥。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本能的知道这件事很


羞耻。他本来是打算自己偷偷洗干净床单的,却被来喊他起床的大哥抓了个正着



明楼看了一眼阿诚紧紧缩成一团,手足无措的样子和一塌糊涂的床单,心下了然


。他蹲下来,揉了揉阿诚的头发,看着他的眼睛说:“别怕。你长大了,是个男


子汉了,这是正常的事情。”阿诚犹豫的点点头,眼神局促又信任。明楼想起这


孩子曾受过的苦难,觉得自己对阿诚应该更多用点心。阿诚的青春期教育是自己


疏忽了,必须尽早提上日程。


“有什么疑问就来问大哥。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阿诚。”明楼又嘱咐了一遍才


离开了。阿诚缓缓的起身,又想起清晨那个迷蒙的梦,梦里大哥也是像刚才一样


摸着自己的头,接着捧起自己的脸,然后大哥的眼睛和嘴唇就变得越来越近。阿


诚回想起来还能感受到他在梦里的紧张和心跳,然后就是醒来之后身下的一片湿


冷。


自己是不是病了?阿诚隐隐觉得这个梦不能告诉大哥。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阿诚也一天天的长大,出落得越发英俊。瘦长的手脚,纤细


的脖颈,整个人像棵小树。经常会有女孩子偷偷的投个眼神,有些胆大的甚至会


递个纸条,然后害羞的跑掉。但阿诚并不为此高兴。他不喜欢那些女孩子。


他知道大哥在和汪家的女孩子约会,那个女孩子有美丽的眼睛和玫瑰花瓣一样的


嘴唇。他也见过她是如何像一只鸟儿扑进明楼的怀里。他真希望那是自己。


有时候他会恨恨的想着明楼会怎样亲吻她的嘴唇,怎样用那白净修长的手指划过


她的身体,又是怎样让她颤抖着登上极乐的天堂。然后他会咬到嘴唇都出血,流


着眼泪抚慰自己,就像一种惩罚和告诫。


像第一次一样,他又被明楼撞见了。


明楼也很困扰。他精心培养的阿诚,眼睛像小鹿一样无辜,看向自己的时候简直


像是在教堂祷告。他居然对这样一个纯洁的孩子起了不该起的心。


他听到过阿诚自慰。他大概是咬着嘴唇,只偶尔从唇角泄露出一点点声音,就像


夜莺的悲鸣,羽毛般拂过明楼的心脏……和阴茎。明楼慌乱的跑回房间,急切的


抚弄着自己,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阿诚修长结实的大腿,柔软的腰肢,还有


那仿佛永远含着泪的眼睛。明楼觉得自己实在是个肮脏的罪人。


这一次,他目瞪口呆的站在浴室门口,看着阿诚细长的手指焦急的搓弄自己,闭


着眼睛,眉毛紧紧的皱着,口中发出呜咽,一声一声的呼喊的居然都是自己。


“大哥,大哥……”阿诚听起来像只濒死的小动物,在呼唤他的救世主。


明楼想,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人。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