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趣E

闷油瓶的味道(巴乃古楼背景,pwp)

盘马老爹说,闷油瓶身上和那些考古队一样,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可我不是猎人,没有极好的嗅觉,对味道这种东西不是很敏感,所以我对此十分感兴趣。打算下次要偷偷去闻一下。

 

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夜幕降临之后,大家挤在吊脚楼里准备睡觉。胖子嫌挤,自己跑出去了,我知道他是想借机去找云彩。这胖子,色胚一只,贼心不死,就知道哄人家小姑娘。不过我也刚好可以找机会一解白天的疑惑。

 

我按捺住内心不知从何而来的激动,对闷油瓶说:“小哥,咱们洗洗就睡了吧。”闷油瓶点了点头,站在原地就开始脱衣服。看到闷油瓶身上还有之前的烧伤,我赶快去帮忙。别说,这闷油瓶子的身材不管看过多少次都觉得真是好,精壮结实,皮肤下的肌肉蓄势待发,腹肌都有八块。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腰,隐隐有些嫉妒。

 

等衣服都脱完了,水也差不多烧好了。我探了探水温,招呼闷油瓶,他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默不吭声地走了过来。

 

没想到闷油瓶并没有直接迈进那个大浴桶,反而逼近我,低声问道:“吴邪,你到底打算干什么。”我一楞,心想他这是唱的哪儿出?还没等反应过来,我就被闷油瓶逼的靠在墙上。闷油瓶靠得太近了,我有点喘不过气。尤其是他那死水一样的眼睛盯着我,让我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后来我才知道,那叫做动物的生存本能。但这都是后话了。我被困在墙壁和闷油瓶中间,动弹不得。镇定心神,咽了口唾沫反问道:“小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闷油瓶发出了一声叹息,一只手就捉住了我的脖子。我大惊失色以为他要掐死我,正要躲,却发现这只手的落点不是我的脖子——这挨千刀的闷油瓶正在摸我的脸!他的体温很低,手凉凉的,我却觉得在我的皮肤在他手掌下就快热的烧起来了。

 

中间肉请见 http://weibo.com/p/1001603862467288659892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从恍惚中苏醒过来。闷油瓶还压在我身上,我们俩身上黏糊糊的都是汗,急需洗个澡。可我现在已经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昏睡过去之前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凑近闷油瓶的脖子,用力闻了闻。其实他闻起来很好,有种家的味道……

 

 

THE END


评论(2)

热度(35)

  1. 泪痕619爱趣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