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趣E

三叔教我写H(此文应有相应背景,但年代久远,前因后果俱已忘却。)

三叔教我写H


注:此文大概写于遥远的07、08年,当时是一个好友想要我写个瓶邪肉给她看,刚好当时也有灵感。不过具体的灵感来自原著的哪一段是完全不记得了。

 

我浑身的毛都立了起来,直接能看到的是,那钙片主角的样子,和闷油瓶很像。我靠!难道导演暗恋他!我脑子里几个概念不停的闪动,,忽然就有了一个横空出世的念头。

当我拿着电脑走向闷油瓶的时候,他正在发呆。

我上去对闷油瓶吼道:“快快!把衣服脱了!”

他愣了一下,面露不解,我把电脑转过来给他看钙片,又这样那样不停的解释。他好像还是没理解,但还是按照我的意思把衣服脱了下来。我看着他磨叽的动作真是心痒,真想一脚把他踹翻,马上骑上去摇。等他脱了衣服我才想起来,他身上的纹身,做剧烈运动的时候会出现。

人兽重口什么的,最讨厌了!

我简直疯了一样扑到他身上,开始脱他的裤子。

 

 

“怎么了?”他疑惑的看着我。

操。还跟老子装纯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给老太婆当了十五年性奴的事儿?!

我闭着嘴不吭声只把劲儿用在拉开闷油瓶的裤子拉链上,脸涨得通红。

“我来吧。不是YKK的,确实质量差点。”小哥那颀长的手指抚上了我的手,我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冷战。

小哥就是小哥,他不是用拉开的,是用撕开的。

我正瞪着眼妄图看清楚他到底多久没剪指甲的时候,闷油瓶的手又出现在了我眼前,死死地捂住了我的嘴,把我按在了地上。

我就像条被网上的鱼一样拼命翻腾。操!你他妈就这么喜欢窒息性爱吗!

 

我努力张开嘴巴,想把他捂的死紧的手咬开。可惜没有着力点,反而只舔了他一手心的口水。完了,我绝望的想,他肯定以为我在跟他调情。

果然,闷油瓶的嘴角动了动,不知道是不是在笑。他松开手,两手一发力,把我跟煎饼一样翻了个个儿。

操!我舔了舔嘴唇,心里默默的期待着。

我的大脑已经被从里到外都烧了个焦,裤子什么时候被扒下去这种小事根本不记得,我全部的神经和智商现在都在我的屁股上。

 

“唔!”闷油瓶的手指不愧是探龙寻穴专业工具,我忍耐着这种奇异的异物感,同时又忍不住微微的扭动,想要填补心里不知名的空虚和不满足。

闷油瓶的手指弯曲了一下。“啊啊啊啊啊!”我眼前好像电视有线接口失灵了一样一片雪花,爆炸样的快感冲击而来。

“别抻着腰。”妈的这小子怎么还这么淡定!敢情戳的不是你的前列腺!我拼命扭过头去想看看闷油瓶的脸。这一下,我却愣住了。

一起倒斗混了这么久,真没见过他现在这副样子。鼻孔大张,太阳穴紧绷,连嘴也抿的紧紧的,眼睛好像想射出点不知名射线把我烤穿。

“操……你……”我挣扎着想说点什么来缓解着紧张的气氛。

“不,是我操你。”小哥把手指抽出,一把把我的腰拖了过去。

 

他俯了过来,贴住我的耳朵,舔弄着低声说:“吴邪,别动。”

下一刻,被贯穿的感觉充斥而来。

我已经疼的发不出声音,只有喉咙咯咯作响。他妈的这超过了被粽子卡脖子的痛感了!还有比这更折磨人的吗!

还真有。闷油瓶开始动了。

他用牙齿咬住我脖子的侧面,扶住我的腰激烈的进出。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小哥的金手指可以探龙寻穴,我忘记了小哥的腰力可以扭断血尸的脖子。

 

我的大脑里好像有一群海猴子在跑来跑去,乱成一锅粥,只能感受到闷油瓶的阴茎在我屁股里进进出出。操他妈这挨千刀的闷油瓶!捅死我了!我捂住耳朵不想听他的喘息。根本就是炫耀!

“哼……”我好像听到小哥笑了?

“嗷!”操你妈老子那是坐板凳的屁股肉不是被打桩的木板子!

可是渐渐的,钝钝的痛感之后,漫上来的是快感。闷油瓶的阴茎虽然不像他的手指一样长了眼睛,可也灵活的很,有几次擦着某个地方都让我浑身一颤。

要说小哥真是个聪明人,他看穿了我的弱点那是集中火力一阵猛攻。不多时我就跟着扭得像条搏斗中的蛤蟆,闭着眼睛嘴里乱喊。

 

闷油瓶的动作越来越快,每一下都像要把我捅穿。他猛然咬住我了我的侧颈,狠狠的一下捅进了我肠子的最深处射了出来。

我被那股温热刺激的一哆嗦,也在他手里射了。

我软在地上气喘如牛,闷油瓶软在我身上气喘如牛。

等我的脑子稍微能转动了之后,我张了张嘴:“我说小哥……”我感觉闷油瓶在我身上一下子绷紧了。

“这、这时间挺长的不算早泄,小哥你别紧张……”我赶紧安抚,“那咱……咱明天?”

我梗着酸疼的脖子看向闷油瓶。他笑了一下:“这种纾解压力的方法挺好的,谢谢你啊,吴邪。”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