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趣E

【瓶邪】传说江湖中最可怕的武器 (怒海潜沙背景,基本是篇纯肉pwp)

【瓶邪】传说江湖中最可怕的武器 (怒海潜沙背景,基本是篇纯肉pwp) 


最近在重温原著小说,看到很多场景就会觉得心痒难耐,经常有“这里很适合瓶邪来一发~”的冲动,所以尝试着套用原著的情境写个纯肉文系列。每篇开头会引入一些三叔原著里的文字和描述(系列文里的个别篇章我会原创性的衍生一点剧情,不会太多,因为本系列主要是肉),只是为了明确这段肉发生在原著的哪个时间和场景下。 


---------------------------------------------------------- 


传说江湖中最可怕的武器(怒海潜沙甬道禁婆) 





我发现自己怀里搂的刚才差点亲下去的居然是个禁婆,吓得几乎要疯了,我歇斯底里的大叫一声,一把把它推开,拼命向前爬去,脑子里只有四个字:找闷油瓶。我知道他就在前面,我挤过去,可那通道很窄,我和闷油瓶卡在一起,动弹不得。闷油瓶回过头来看我,我一把抓住他,声音都颤了:“鬼!有水鬼!”他一把捂住我的嘴,轻声问:“别怕,水鬼在哪里?” 
  
我转过身指着后面,却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我心里啊了一下,难道刚才的是幻觉?不可能,那感觉太真实了!闷油瓶看我脸都绿了,安慰我说:“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我急的结巴起来:“刚才有个裸体女人,要亲我!头发!不是人!水鬼!”我思维都混乱了,心想不可能说服闷油瓶了,没想到闷油瓶居然伸了胳膊捏了捏我的手,安慰说:“别怕,有我。”这句话让我一下子安心下来,接着我们很快走出了这段甬道到达底端的耳室,我心想,看来刚刚也许真的是错觉。 
  
这耳室造型十分奇异,正中间有个水池,里面有些黑乎乎的液体,过了这上千年竟然也没干涸。闷油瓶看见这池子就变了脸色,一把把我护在身后,低声嘱咐我:“别出声,可能有古怪。”我也觉得这池子看起来凶险异常,搞不好是那帮海猴子的食堂,就眼睛左右乱转想找找屋子里还有没有可以当武器的重物,发现了角落里有只青花大瓷瓶。空荡荡的耳室里出现一只孤零零的大瓷瓶十分奇怪,换了胖子在这说不定二话不说就上去摸明器了,而我只觉得后背冒汗。我拽了拽闷油瓶,示意了一下青花瓷瓶的方位,小声问:“要不要过去看看?” 
  
闷油瓶慢慢走过去,脚步很轻,靠近之后就一脚踢倒了那瓷瓶。瓷瓶叽里咕噜的在地上转了一圈,竟然开始涌出一大团黑色的头发,那头发像流动的水一样又长又快,向我们蔓延过来。闷油瓶大叫一声不好,喊道:“有没有打火机!这东西怕火!”我赶紧掏出包里的打火机,可这玩意被水泡过已经有些湿了,我打了半天才打起火,赶快用火燎那些已经缠到我脚上的头发,但是打火机的火太小,那些头发湿漉漉的,根本没什么用,我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时只听闷油瓶喊道:“吴邪!捂住口鼻和眼睛!”我赶快伸手捂住脸,余光看到闷油瓶往瓷瓶里塞了个燃烧弹,之后马上转身搂着我扑倒在地上。轰的一声,那大瓷瓶炸的粉碎,很多碎片飞到我们身上,像空包弹一样疼。这时只听到一声极刺耳的尖叫响彻整个耳室,似乎是那头发怪物发出来的,同时从那瓷瓶的位置弥漫出一股奇异的香味,这香味很熟悉,让人昏昏欲睡,我不由自主的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慢慢醒过来,发现身边蹲着个黑影。我吓了一跳,想窜起来,却发现浑身没有力气,四肢都酸软的抬不起来,而且身上大汗淋漓,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流到下巴上了。黑影突然说话了:“吴邪,是我。”那声音是闷油瓶!我紧绷的身体一下放松了,瘫在地上。解除了精神紧张,四肢的无力和身体的燥热就更明显,我想起了昏睡之前那股奇怪的香味,不禁开口问道:“小哥,我好像中了毒,动不了了。”过了半晌才听到闷油瓶回答说:“那不是毒。”我疑惑不解,不是毒怎么我热得不行还全身无力呢? 
  
“啪”的一声响起,我的眼前亮了起来,原来是闷油瓶点亮了随身的矿灯。他蹲在地上,灯光下的样子十分怪异,嘴抿得紧紧的,额头沁着汗水,脸色古怪,上衣也不翼而飞,他转过身摆弄矿灯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他的后背出现了之前的麒麟纹身。这一切都太奇怪了,刚想开口询问,闷油瓶先伸了手过来摸我的额头,问道:“你是不是很热。”我点点头,心说我现在热的简直能自燃,然而他的手依然很是凉爽。我不由自主的把额头在他手上蹭了蹭 ,想持续这凉爽的感觉,又突然觉得自己这动作有点像家养宠物狗,只得尴尬得停住了。 
  
闷油瓶叹了口气,手指摩挲着我的脸颊,低声说:“如果你热可以把衣服脱掉。”他的声音太有蛊惑性,我忍不住抬手去脱自己的衣服,然而刚抬起胳膊就发现自己脱力的不行,两只手臂都在颤抖,根本没有力气顺利完成脱衣服这个动作。我的手臂无力的砸在地板上,只能用哀求的眼神看向闷油瓶,希望他帮我一把。他倒是很助人为乐,看到我的情况就立刻伸手帮我。然而他的动作也透着些古怪,解我衬衫扣子时太过用力以至于一直发出“崩崩”的声音,我真怕他把我衬衫扯坏了。


肉 http://weibo.com/p/1001603857432815235376


我们两个就着搂的死紧的姿势,渐渐觉得身上的那股燥热的邪火退了下去,赶快找了块布擦了擦身体,我也慌慌张张的套上了衣服,斜眼偷看闷油瓶,这小子恢复了平时一脸冷淡的样子,衣服也穿的不紧不慢,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我的处男生涯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了,不是跟我的初恋也不是跟什么美妞,对方还没当回事,实在是气人的很。 
  
于是我穿好衣服就在耳室四处摸来摸去,心想无论如何要找点值钱的明器带出去才能解气。却突然摸到了一个奇怪的凸起,手刚放上去,耳室西边的墙就轰隆隆的移动起来,露出一道黑洞洞的道路。闷油瓶走过来用手电照了照,嘱咐我:“跟在我后面。”我意识到,这海底古墓和三叔二十年前的秘密,正在前面等着我解开。 


==================== 


这个,我文笔不怎么样,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提提哇,比如你觉得哪里有戳到你,哪里不够萌什么的。求批评,想进步! 
以及大家想看哪个场景的肉,哪个姿势的【///】,哪个情况下的……都可以提,最近脑洞大开_(:з」∠)_


评论(21)

热度(63)